首页 > 专栏 > 正文

王凯军:对地下污水处理厂设计理念、技术理念和运营模式的思考

时间:2015-09-13 17:11

作者:王凯军

1468487812275483.png

现场发言视频实录

随着我国污水处理厂建设要求的提高,加上土地资源紧缺的形势,节约资源、环境友好的地下污水处理厂成为行业新的关注点。在9月11日开幕的“2015(第七届)上海水业热点论坛”上,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、国家环境保护技术管理与评估工程技术中心主任王凯军发表了题为《地下污水处理厂的设计理念、技术理念和运营模式》的讲话,共同探讨地下污水处理厂建设极致化之道。

王凯军302.jpg

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、国家环境保护技术管理与评估工程技术中心主任王凯军

以下为现场文字实录(根据速记整理,未经发言人审阅): 

大家好,我今天会和大家一起探讨最近的思考。

我们的春天被城市的发展方式扼杀了

今年是卡森《寂静的春天》发表50多年,所有的生物都被DDT杀死了,听不到鸟的声音,是非常寂静的春天。但是我想问大家,谁在家里可以听到鸟叫蝉鸣?

如果可以听到,你们在大城市当中是幸运的。

谁在家里听不到交通噪声?我觉得你们也是幸运的。

早上起来,我们想听到的鸟鸣确实没有了。

这个PPT当中的蜻蜓、蟋蟀,我们儿时的伙伴,现在大家的儿女已经很难看到了。还有一个特别有趣的东西,这是对国内学者的统称:海龟、土鳖。

我们的春天没有被DDT杀死,但是被城市的发展方式扼杀了。北京在前几年说不能有大面积的水,但是我看到一本书,说北京是“水乡北京”。清华所在地海淀历史上也是水乡,是不是40、50年代和现在有大的变化?降雨量其实没有大的变化。应该是被我们搞城市水环境的破坏了。蜻蜓少了,是城市发展的结果,城市的水环境被我们破坏了。

如果大家对这些画面有所感触,是否应该进一步考虑污水处理能否成为生态建设的重要环节?你愿意选择什么样的污水处理厂?如果这些可以引导我们肤浅的思考,我想下面我讲的东西大家会接受。

不同文明的特征与污水处理的关系

我们经历了原始文明、农业文明、工业文明到今天的生态文明,工业、生态文明之间还有一个信息文明。

工业文明的特点是以大城市、大建设为标志,造成了能源资源的大量消耗、生态失衡、环境污染。比尔·盖茨有一篇报告,说中国三年的水源消耗量是美国过去100年的水源消耗量。这也代表了工业时代的极致,我们国家走在了工业时代的极致。

大规模的集中式污水处理厂,美国的Stickney污水处理厂是世界最大的,把污水从地下90米提升上来。新加坡的NEWater,也是工业化时代的,以技术极致化来解决。

“超越福特式的大规模、集中式处理的旧框框是工业时代的观点,不是文明时代的观点”。

从我们国家来看,十大、十六大、十七大、十八大,我们贯彻的思想,到现在比较明晰的是生态文明,强调了持续发展。以前我们讲可持续发展,但我认为生态繁荣高于可持续发展。

城市污水与相关技术领域发展

我们的行业做了什么?我们认为我们搞环境保护就是搞生态文明,其实不然。我们可能是以破坏生态的方式在搞生态文明。污水处理,我不展开了。在技术路线上,我们在有很多种可以选择的绿色道路的时候,选择了灰色或者选择了非绿色。现在我们有重新选择的机会,各行业都在搞绿色化,我们这个行业在低碳、绿色化方面认识有限。"十二五"大家才做绿化。我们认为搞环境保护的,就是搞绿化的,这个观念现在要改变了。

这个时代,我们认为污水处理是低碳、资源回收的。国外有很多探讨,在垃圾处理上,美国提出了绿环。垃圾处理厂上面是公园,下面是垃圾处理设施,绿环系形成了城市景观。

农业上现在倡导都市农业,美国科学家预言2050年垂直农场将问世。不同的行业进展非常快。污水处理方面我们提出:水质可持续、能源回收、资源循环、环境友好。

按照这样来讲,我们的污水处理厂应该承载干嬴国际老虎机的功能、更低的负荷、更美的景观、更少的占地、更低的投资,更高的生态价值。我们应该是低碳、资源回收、零排放的生态污水处理系统。

地下污水处理厂的价值分析

这几年我们突然发现地下污水处理厂在我国应运而生。我国有30多个地下污水处理厂,绝对数量很少,但增量达到了10%左右。直接投资达到了增量的12%,带动的投资可能超过30%,地下污水处理厂是地上污水处理厂1.5到2倍的投资,但是其带动的景观投资是10倍。

凯军图.png

它有什么好处?减少了邻避效应。肖家河污水处理厂,在海淀寸土寸金的地方,导致周边1000多亩地没有开发。我们知道公园和水体可以提升土地价值,(这个水厂的建设)让北京陶然亭和紫竹院周边的土地价值都得到提升。如果我们地下污水处理厂可以改造成景观公园,可以提升周边的品质。

我们看美国的绿岛,如果我们的污水处理厂以这样的形式来建设,可能情况不一样。以北京为例,直接占地达到3000多亩,但这只是一个假设。

现在的地下污水处理厂面临的问题和挑战,有三个进步性问题,三个管理性的问题。建设投资高、通风除臭高,比传统污水处理厂高30%到50%。技术上来讲,我们有两种反应器,一种是悬浮生长和生物膜。现在大家采用悬浮生长系统。

地下污水处理厂可以改进的空间仍然很大,这是荷兰的例子,国外已经有几十座,是完全商业化的技术。当时提出鹿特丹的一个污水处理厂,如果用颗粒污泥,很多绿色面积都可以使用。另外我们进行的微沙加重沉淀、磁分离等等,和地下污水处理厂结合的话,也有很大的潜力。

奥地利一家小的公司发明了纳米絮凝剂的技术,两滴加进去可以改善沉淀性能。和地下污水处理厂结合效果很好。所以我说,产生了需求,我们对技术才会有更高的追求。纳米絮凝剂沉淀时间只有3到5分钟,这是已经大量实现的技术。

地下污水处理厂的模式与技术发展方向

现在地下污水处理厂,大家一看都认为是沉在地下,其实有三到四种模式,一种是单层加盖,一种是双层加盖,一种是半地下,第四种是地上全封闭加盖。我们现在设计规范差了一些东西,我们和航站楼、大剧院一样,简单地在上面加一个罩子按到了地下。我们看了国外的航站楼,再看中国的航站楼,感觉是资源浪费的形式。地下污水处理厂实际上也在走这条路,简单地扣在地下。

我们提出了两种方式,一种是城内污水处理厂,一种是城郊污水处理厂,我们希望可以结合。比如社区公共文化,景观、公园、科普、教育,可以和我们的污水处理厂建设结合在一起。在城郊的,我们可以更注重生态性、市民的参与性和设施的经济性。我们最终从负资产变成正资产,我们做城市生态综合体。

我们的理念提出之后,北京一个很大的污水处理厂改变了,做成研发中心,形成创意园区。和水景娱乐公司合作,要做水活力乐园、水生态体验和水博物馆,从负资产走向正资产。

总后我总结一下:我们认为地下污水处理厂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重要选择之一,我们不说是唯一的选择,这个有很大的空间;

通过地下污水处理厂的技术探索,可以推动与促进污水处理技术进步。你需要提出更高的需求,我们才有研发的动力;

第三,地下污水处理厂不是污水处理厂本身,是生态建设的抓手,是行业实施生态文明的一种体现,政府和社会应该积极倡导,建设以污水处理厂为核心载体的城市生态综合体。

很多人说应不应该建地下污水处理厂?我想我们争论的内容不在一个起点上。我们是不是应该让我们的孩子享受到我们儿时的快乐?这是我们争论、讨论的点。

历史给予我们将污水处理赋予新的内涵、创新污水处理商业模式的机会,我们要抓住历史的机遇。这要寄希望于设计院和水务公司,作为学者,我仅仅是提出一个倡导。


0
  • 微信
  • QQ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新浪微博
网友评论 0人参与 | 0条评论
博聚网